一位宝应绣娘,为何能登上象征最高荣誉和崇高担当的全国“两会”?

666814.com

2018-10-12

一位宝应绣娘为何能登上象征最高荣誉和崇高担当的全国“两会”?千针万线还得从头说起。 莫元花的家乡鲁垛,水网密布、湖荡交织,信息闭塞、交通不便。 多少年来,乡亲们与荷藕为邻,以打鱼为生,日子过得就像一部黑白老电影。 1989年,她的...  她带领数千绣娘绣出致富路  ——记全国人大代表、国凤刺绣厂技术总监莫元花  2月25日,鲁垛镇党委政府和当地群众在镇中心会议室欢送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鲁垛镇国凤刺绣厂技术总监莫元花。 她将肩负全县92万人民的殷切期望,启程前往首都北京,把精心准备的议案建议和百姓的心声带进人民大会堂,建言献策,当好政府与群众之间的“红娘”。   一位绣娘为何能登上象征最高荣誉和崇高担当的全国“两会”?千针万线还得从头说起。 莫元花的家乡鲁垛,水网密布、湖荡交织,信息闭塞、交通不便。 多少年来,乡亲们与荷藕为邻,以打鱼为生,日子过得就像一部黑白老电影。 1989年,她的父亲莫学春从常州带回几团丝线,就是这几团普普通通的丝线,给贫瘠的里下河带来了一抹亮色。

  大家都,刺绣是一门女红手艺。

她的父亲却是一位从原沈阳军区“钢铁英雄连”走出的退伍老兵,让一个手持钢枪的大男人去拿绣花针,简直是天方夜谭。

但她的父亲却心无旁骛,不仅在常州乱针绣研究所学有所成,还创办了宝应县刺绣厂,成为鲁垛镇乱针绣产业的奠基人。

父亲有一句口头禅:“水乡人穷怕了,哪怕绣花针戳出血,也要为乡亲们脱贫致富绣出一片新天地。 ”  父亲的绣花针和一席话,深深刺痛了哥哥和莫元花的心。 1998年,哥哥莫元国毅然放弃了上海锦江饭店国家二级厨师的优厚待遇,回乡办起了鲁垛第一家乱针绣企业——国凤刺绣厂。 2000年,莫元花从连云港外事学校毕业后,放弃满意工作,回家乡当了一名飞针走线的绣花姑娘。

  一架绣绷,承载着无数次穿针引线。 一张绣品,又凝结着多少杜鹃啼血。

为练习劈丝,莫元花先把一根丝线分成两半,再分成4丝、8丝、16丝,一直分到128丝。

为逼真表现花的色彩、山川气象和人物造型,她曾对着实景和镜子反复揣摩,每天工作15个小时,甚至连睡觉做梦都不停手,仿佛变成传说中的千手观音。 2002年,她历时两年,用1800万针绣出了世界名画《蒙娜丽莎》。   两秒三针手不停,千针万线织锦绣。

近年来,莫元花创绣的多幅作品频频获奖并亮相国际舞台,绣品《归程》作为省政府赠送给香港回归大礼,《万里长城》赠送国民党荣誉主席吴伯雄,《奥运会水上场馆图》赠送国际奥委会终身荣誉主席萨马兰奇。

她指导所绣的北京、上海、天津火车站三幅作品蝉联三届国家级展销金杯奖。

2015年,《丝路》捧回国家级“百花杯”奖。   手把银针舞翩迁,牵来锦丝化彩虹。

为带动更多农村妇女脱贫致富,在各级妇联组织的关心支持下,她先后与县职教集团联合开办乱针绣职业技能中专班,多次邀请苏州、常州等地的刺绣大师来鲁垛传授技艺,并担任鲁垛镇“锦绣丝路”刺绣行业妇联执委,把自己总结研发的“16系环节操作法”悉心传授给家乡的姐妹们。

  鲁垛镇三新村,就像一个多民族的聚居部落。

嫁到这里的40多个媳妇,遍及云南贵州、四川湖南等地。

由于家寒底子薄、就业门路少,许多外来妹迫于生计,丢下孩子“孔雀到处飞”,让丈夫和公婆苦不堪言。

得知手工刺绣能致富,又能照顾家庭和孩子,她们个个上演“凤还巢”。

新中组的川妹子陈晓华,通过莫元花的传帮带,成了一名心灵手巧的鲁垛绣娘。

2010年,她家不仅翻盖了大楼房,还创办了“添彩绣苑工作坊”,培养新生代绣娘10多位,销售产值超过百万。 吴学莲是个残疾人,长期愁眉不展。

2012年,吴学莲不仅学会了乱针绣,还荣获扬州技能比赛二等奖,年收入达5万多元。 如今的三新村,50%的家庭翻建了新楼房,50%的家庭拥有轿车,50%的家庭在宝应城里买房。 乡亲们说,是击鼓传花的乱针绣,让一部“黑白老电影”变成了“彩色纪录片”。   一根丝线拴住一个家庭,催生一个产业,致富一方百姓。 如今,鲁垛镇已建立占地50亩的乱针绣文化产业园,20多家乱针绣企业和工作坊入驻园区,拥有省级刺绣大师、省名人、省高级工艺美术师15名。

3000绣娘闻名全国,产品远销欧美、日本、俄罗斯、澳大利亚等20多个国家,销售产值达3亿元。

我县因此被评为“中国乱针绣之乡”,鲁垛镇被评为“中国乱针绣文化产业园”。

  父亲从常州带回的千根丝、万根线,不仅孕育出水乡妇女创业致富的五彩线、幸福线,也融入了莫元花的青春线和奋斗线。 作为一名全国人大代表和国凤刺绣厂的技术总监,她有一个“锦绣计划”,就是借助网络平台,创办中国首家乱针绣网上传习所和乱针绣培训基地,通过示范带动,让更多农村留守妇女学会乱针绣技艺,走上脱贫致富的锦绣之路。

杜强陈银本文发布于,本文链接:。